盛莞莞紧紧抱着假肢,飞快的上了车。

  一路上,她和慕斯过往的种种,在脑海里不停的回放。

  就在不久前,她穿高跟鞋扭伤了脚,慕斯不顾自己残缺的腿,背着她走了一路,断肢处全磨破了。

  可他一声不吭,背着她负重前行,一寸寸移动,挺直的背脊微微前倾着,生怕她掉下去。

  那个时候,她感觉自己就是他的全世界,就是他生命,他的一切。

  回去后,她给他擦药,唇落在他的残肢上。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将他视为她的骄傲,不允许任何一个人轻视他鄙夷他,谁要敢出言羞辱,她定十倍百倍的羞辱回去。

  他是她愿意用生命来守护男人。

  她曾经对自己发过誓,这一生,绝不会背叛他离开他,那些心碎和绝望的滋味,她一样也不要他尝到。

  无论何时何地,永远不离不弃。

  可是万万没想到,才短短一个多月,站在他身边的女人,却已经不再是她。

  那个自己用生命守护了六年的男人,选择背弃了她,那些她曾经最不想让他尝到的滋味,他全都让她尝了个透。

  撕心裂肺,痛不欲生。

  时间飞逝,当盛莞莞回过神来,自己已身在慕家大门外。

  慕斯今天要陪白雪飞美国,现在赶着去机场,所以出门也早。

  盛莞莞看着佣人将他的李箱放到车后,白雪亲密的挽着慕斯的手,两人一同上了车。

  她不想承认,当她第一眼看见白雪时,嫉妒到快要发疯。

  他也会让这个女人看他的残肢吗?

  她会心疼的亲吻他狰狞扭曲的疤痕吗?

  她会嫌弃他,还是会心痛到无法呼吸?

  那天他对她说,他爱的人一直都是白雪。

  一直到从慕家出来,她的脑子都是空白的,甚至连一句责问和埋怨都办不到。

  她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问他为什么要逃婚。

  现在,她还想问他一句。

  这六年来,除了利用,可曾有那么一刻,对她动过心?

  华丽的雕花大门打开,一辆迈巴赫缓缓从里面开了出来。

  慕斯很快发现了她,朝她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盛莞莞的心就像被一只手死死的攥住,她猛然踩下油门冲了上去,瞬间挡住了迈巴赫的去路。

  司机连忙刹车,骂骂咧咧的伸出头,看见盛莞莞,顿时便没了声音。

  由于刹车太急,导致白雪撞到了头,痛呼了声。

  慕斯紧张的检查了番,再次看向盛莞莞,温润俊逸的脸上多了丝不悦,“莞莞,你想干什么?”

  盛莞莞将车倒回去,将装着假肢的盒子从车窗口递给他,“这是上个月我在美国定的假肢,钱是你付的。”

  她的声音异常的平静。

  慕斯伸出手,然而盛莞莞却紧握着不放。

  他抬眸朝她望去,她瘦了,脸都尖了,眼睛更大了,眼下一片青色,却偏偏美的惊心动魄。

  此时她眼眶赤红,卑微的看着他,眼底溢满了祈求,好像有千言万语想要对他诉说。

  看着这样的盛莞莞,慕斯的心突然变得很烦躁,“我现在要赶去机场,你想要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总裁求取名妻太惹眼盛莞莞凌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绝品小农民只为原作者南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荨并收藏总裁求取名妻太惹眼盛莞莞凌霄最新章节